首页 健康文化旅游新闻游戏娱乐宠物社会教育搞笑科技星座体育汽车时尚美食动漫历史财经

水巴救人

发布时间:>2018-01-16 来源:国际事务部
>

  33号船船长关安裕(左)和轮机长陈永彬(右)。

  90后船长刘凤景向记者讲述救人经过。

  大洋网讯 从十年前的2007年,广州开通了首条水上巴士。11年来,广州水巴已成为广州的第4套公交系统。共有14条航线,35座码头,51艘营运船舶。两元钱一张票的水巴,在承载着广州人水上出行,是外地亲朋好友来游珠江美景最便宜的方式,船工也承担着江上救人的职责。

  特别是最近两周广州迎来了入冬最寒冷天气,广州两艘水巴的船员们,在珠江上成功救了两人。虽然两个被救者匆匆而去,有过20多年救人经验的轮机长说,能救人一命,还是非常开心的。这么多年,他们已经成功营救多条人命。

  1月5日,小寒节气的第一天,广州最低气温只有8℃。

  早上6时40分的芳村码头,江上雾气蒙蒙。寒冷的天,除了偶尔有晨起锻炼的老人经过,周围一片安静,附近的芳村酒吧街早已结束了一晚的喧嚣。

  芳村江面上女子呼救

  在芳村轮渡码头附近的亲水平台上,穗水巴30号的5名船员们还穿着睡衣,陆续开始起床。他们的家分别家住在番禺、芳村、同德围,按照工作流程,他们都在船上睡了一晚。因为30号船要执行当天早上7时40分开始的从芳村到广州塔的第一班轮渡。

  这时,还穿着睡衣的尾钩水手李广辉打开了机舱外门,本想透一口新鲜空气的他,却隐约听见了前面的江面上传来女性呼喊的声音。

  在听到几声呼救声后,李广辉迅速叫来了船长刘凤景。

  刘凤景是湛江人,1991年出生。他2012年开始当水手,2015年6月底进入30号船当船长。虽然年轻,但刘凤景十分机警,他立即打开船上的探照灯,对着百米外呼救的江面。但雾蒙的江面上,依旧看不清人在那里。于是,刘凤景决定除了头钩水手骆丽华一人留守,其他4名还穿着睡衣的船员披上外套,下船救人。

  他们下船后,一边跑一边问附近的晨练者是否听见呼救声,但没人听见有女子呼救声。

  直到他们跑到百米外的省航芳村码头附近的亲水平台,发现了一个女包。顺着女包的方向,他们发现在有半人多高的护栏外面的江上,一个年纪大约在二十五六岁的女孩,脸圆圆的,边抱着亲水平台柱子,边用粤语呼救。当时女孩的体力已经开始透支,随时有随着江水漂远的可能。

  此时,江风刺骨冷,附近晨练的人也聚到了周围,有人拿起了手机,有人在注视着,却没人上前帮忙。

  醉酒女孩为捞钥匙跳珠江

  船员中年龄最大的轮机长何美根拿起江边的救生圈,扔给年轻女孩,叫她一定扶稳,不要害怕。52岁的轮机长何美根是广州番禺人,家就住在莲花山附近,从小在海边长大。他做了一辈子的船员。经验丰富。也是这个以90后为主的船队成员中,唯一一个60后的“长者”。

  另外一名船员则又跑到百米外的码头,拿了一个梯子。因为女孩下水的位置,必须翻过将近1米高的护栏,再跳入距离亲水平台下1米多的江中。没有梯子,体力透支的女孩自己爬不上来。

  随后,四个船员一边给女孩打气、一起齐心协力拉,花了十多分钟才把浑身发软的女孩拉上来。

  刘凤景说,人落水后,衣物在水里会变沉。所以有游泳经验的人,都不会穿着衣物尤其是厚重的冬装游泳。

  1993年出生,在广州芳村长大的船上客服陈智皓,还冒着危险,跨过1米多的护栏。一边把着栏杆,一边拉着女孩。女孩穿着皮外套,脚上穿运动鞋。脸圆圆的,身高大约1米5左右,100斤左右。上岸后,她歇了几分钟,才有气力说话。

  尾钩李广辉则发现,女孩身上还有酒气,在水警来之前,船员们简短地问过女孩为何落水。

  当时,女孩神志比较清醒,她说,前一天晚上和朋友一起来芳村酒吧街喝酒。早上自己不小心把钥匙掉在了水里,看见钥匙还没完全沉入水底,就想着自己会游泳,就想自己跳水把钥匙捞起来,没想到发生意外。她谢了在场的船员后就走了。

  这不是船长刘凤景第一次在江上救人。几年前,船行在江上有人落水,刘凤景就曾立即打水警电话,一边扔救生圈给落水者,稳定落水者情绪。至于为何没亲自下船救人,刘凤景说,“我船上还有100多名乘客,要保住他们的安全。”

  众人合力救50岁老者

  而在2017年12月24日,广州水巴33号船也在行驶中成功救上了一名体力不支、随江漂流的游泳者。当时的情况更为危急,32岁的船长关安裕感叹,哪怕船晚1分钟,可能都救不到人,因为老者的头快没入水中了。

  那是当日下午1点28分,33号水巴载着乘客,正从金沙洲往黄沙码头开去。当途经石围塘水域时,江心有一个50多岁的老者在呼救。

  当时,江面上只有33号船。船长关安裕一边报告调度,一边指挥客船赶紧调头,慢慢靠近落水者。“赶紧守住客舱口。”他大声疾呼,这样是为了防止乘客跑到客舱外围观,发生意外。

  这是32岁的关安裕人生中第一次在江面救人。虽然他生长在广西北海的海边,学的是远洋航海专业,但此前他在广州进行it创业。4年前由于创业失败,他选择回到“海上”工作,上一个月他才开始到33号船,没想到就遇到这件事。

  当时,船长关安裕守在机舱里,40多岁的轮机长陈永彬则扔下船上的救生圈,把船梯放到水中,等落水者慢慢爬上来。经过半个多小时的努力,老人终于被救上岸。老者只穿着一条泳裤,冷得颤颤发抖。上船后,陈永彬把自己的一套衣裤借给老人。

  由于救人,33号船迟到了十多分钟才到达黄沙码头。船员们把落水者送到码头的调度室,但是被救者坚持不肯透露自己的信息和家人的联系方式,只是要求帮他拨打120。

  船员们推测,老人可能是在洲头咀或者其他地方下水,把个人衣服留在岸上。然后由于体力不支,才随着江水漂到了石围塘,船运航道上。

  没救上来人难受得几天吃不下饭

  事后,这名被救的老人没再联系33号船表示感谢,也没有归还衣裤。

  但是船长关安裕和轮机长陈永彬都觉得这很正常。因为人落水后,受到惊吓,有的人说不出话,有的人思维缓不过来。很多人只能等家人和朋友接回家。

  船长关安裕说,在珠江上,他知道的水巴一年救人至少有七八次。有一次清晨,在广州塔码头,一名落水者抱着木头漂过来,被码头的售票员看见后,扔下救生圈,再一点点把落水者拉上岸。落水者当时已经激动得说不出话,只是跪在了售票员面前,表示感谢。

  在珠江航线上20多年,陈永彬已救过不少落水者,在他看来,只要人能被救上来,就很开心。被救者都是来去匆匆,这些人的样子已在记忆里淡去。至今让他回忆起来还会难受的是没有救到的那些人。他说,那些人也是一条条活生生的人命。“有的人就在眼前,但是就是无法救到。那种憋闷会伴随很久,会难受得好几天吃不下饭。”

  陈永彬说,越在江上走,就越谨慎。他不会在珠江游泳。虽然珠江每个人都很熟悉,看上去并不危险,但是即便有人给他2万元,让他从白蚬洞码头游到鹤洞码头这样短的距离,他都不会。

  船长关安裕则说,每日在珠江上往返航程,最不愿看到的一艘船就是“410402”号,那是广州水警打捞尸体用船。一旦这艘船出动,就意味着珠江上有人离去。

  关安裕提醒,一个人无论水性多好,都不要一个人野泳珠江。平静的水面,往往有特别多的漩涡。航道上,更是船来船往,并不适合游泳。比如,人们熟悉的南方大厦到省总工会码头,就是珠江特别危险的水域。如果真是游泳爱好者,最好结伴而行,身上挂着浮球。

  广报全媒体记者 王丹阳

相关阅读